全國免費咨詢熱線
400-623-8880
股權運營與股權激勵
首選品牌

2018年兩會政策下制造行業發展形勢及未來趨勢展望

發表時間:2018-04-08 10:27

中力知識科技兩會政策解讀系列之四

2018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加快制造強國建設。十九大報告也指出,要加快建設制造強國,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在中高端消費、創新引領、綠色低碳、共享經濟、現代供應鏈、人力資本服務等領域培育新增長點、形成新動能。支持傳統產業優化升級,加快發展現代服務業,瞄準國際標準提高水平。促進我國產業邁向全球價值鏈中高端,培育若干世界級先進制造業集群。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則指出,要推進中國制造向中國創造轉變,中國速度向中國質量轉變,制造大國向制造強國轉變。


中力知識科技認為:我國已進入由“制造大國”向“制造強國”轉型的歷史發展機遇期。在此歷史機遇下,傳統“制造大國”如何才能成功實現“制造強國”的轉型?“制造強國”下未來制造業的重點發展方向是什么?制造企業又該如何在這場新工業革命下迎接挑戰和實現轉型升級?以下是中力知識科技為您解讀兩會政策系列之四:2018年兩會政策下制造行業發展形勢及未來趨勢展望


一、2018年兩會提出加快制造強國建設的重要戰略


2018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加快制造強國建設。推動集成電路、第五代移動通信、飛機發動機、新能源汽車、新材料等產業發展,實施重大短板裝備專項工程,發展工業互聯網平臺,創建“中國制造2025”示范區。大幅壓減工業生產許可證,強化產品質量監管。全面開展質量提升行動,推進與國際先進水平對標達標,弘揚工匠精神,來一場中國制造的品質革命。


在今年兩會上,“制造強國”這一主題引發了代表委員們的共鳴。全國政協委員、哈爾濱電氣集團公司董事長斯澤夫在參加小組討論時表示,制造強國決定了一個國家在世界民族之林的地位,至關重要。在中國目前的情況下,在工業經濟發展的過程中,制造強國也是實體經濟發展的必由之路。全國政協委員、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副主任徐福順說,“總是‘跟跑’‘學跑’是不夠的,不能成為一流的企業。要培育國際一流企業,就必須走創新之路。通過創新驅動戰略,補短板,解決我們還存在不足的方面。”


中力知識科技認為: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的制造水平已得到空前提升,但時至今日賴以制勝的成本優勢早已在不知不覺中煙消云散。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從制造大國向制造強國轉變,不僅僅是為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更會對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順利實現新舊動能轉換起到重要的牽引作用。


另外,我國是全世界唯一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中全部產業的國家,但在各個領域全球知名品牌中,來自中國的卻不多。盡管近幾年,伴隨著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浪潮,我國不少品牌開始從“中國制造”向“中國創造”升級,漸漸在國際上贏得一席之地,但要消弭品牌間差距,仍需時日。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全面開展質量提升行動,推進與國際先進水平對標達標,弘揚工匠精神,來一場中國制造的品質革命,指明了我國產業升級方向,就是要通過“品質革命”讓中國制造變成中國“質”造、中國“智”造,讓精品制造成為每個產業的自覺追求,讓每件產品都散發工匠精神的真諦。


二、中國加快制造強國建設的發展形勢與環境


伴隨著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不斷突破,新一輪科技與產業革命已經形成,全球競爭力的新戰場正在向更高價值的先進制造業邁進。另外,我國經濟已進入減速換擋的“新常態”,增長驅動因素也不再是傳統的“三駕馬車”,更多地依靠消費升級、科技創新去拉動。隨著供給側改革進入增效提質階段,我國經濟發展重心由高增速轉向高質量。中力知識科技認為:我國已進入由“制造大國”向“制造強國”轉型的歷史發展機遇期。


(一)新一代產業革命已經形成

新一代信息技術與制造業深度融合,正在引發影響深遠的產業變革,形成新的生產方式、產業形態、商業模式和經濟增長點。各國都在加大科技創新力度,推動移動互聯網、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生物工程、新能源、新材料、三維(3D)打印等領域取得新突破。基于信息物理系統的智能裝備、智能工廠等智能制造正在引領制造方式變革;網絡眾包、協同設計、大規模個性化定制、精準供應鏈管理、全生命周期管理、電子商務等正在重塑產業價值鏈體系;可穿戴智能產品、智能家電、智能汽車等智能終端產品不斷拓展制造業新領域。


中力知識科技認為:新一代產業革命已經形成,我國制造業必須由“制造大國”向“制造強國”轉型升級。


(二)全球制造業格局面臨重大調整

全球產業競爭格局正在發生重大調整,我國在新一輪發展中面臨巨大挑戰。國際金融危機發生后,發達國家紛紛實施“再工業化”戰略,重塑制造業競爭新優勢,加速推進新一輪全球貿易投資新格局。美國在金融海嘯后,為了推動整體經濟復蘇,從奧巴馬到特朗普,都高度重視制造業的重新振興。在美國兩任政府緊鑼密鼓的推動聲中,美國制造業的全球占比確實提高了,美國經濟也確實成了西方國家中近幾年保持較好增長勢頭的唯一大國。如果特朗普的美國優先在制造業領域強硬地走下去,將會對全球制造業格局產生較大沖擊,對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主要制造業國家帶來較大沖擊。甚至引發全球制造業的重新洗牌和格局重組。


另外,一些發展中國家也在加快謀劃和布局,積極參與全球產業再分工,承接產業及資本轉移,拓展國際市場空間。中力知識科技認為:我國制造業面臨發達國家和其他發展中國家“雙向擠壓”的嚴峻挑戰,必須放眼全球,加緊戰略部署,著眼建設制造強國,固本培元,化挑戰為機遇,搶占制造業新一輪競爭制高點。


(三)我國制造業的優劣勢正在發生變化

近幾年,隨著中國人口紅利逐步消失、原材料和人力成本不斷攀升,中國制造業賴以生存的全球競爭優勢正在逐步喪失。同時,傳統落后的生產管理模式也已經無法滿足日益多樣化的市場需求,中國制造業的發展正在面臨著嚴峻的挑戰。


我國制造業具有多方面優勢:一是門類齊全,配套基礎好,制造能力強;二是擁有巨大的市場,可提高創新的規模效益;三是與發展中國家相比,中國技術積累和資金積累能力強,與發達國家相比,工程技術人員的數量多,成本相對低。同時,我們也面臨著諸多挑戰,包括勞動力成本提升較快,勞動生產率不高,綜合成本較高,附加值較低;制造業產品質量較低,低端產能過剩與高端產品有效供給不足并存,缺乏世界知名品牌;企業創新能力不足,技術實力有較大差距;基礎工業相對薄弱,核心關鍵技術對外依賴度較大;勞動密集制造開始外移,產業和技術空心化值得警惕。


中力知識科技認為:在一國勞動力成本較低的時候,制造業競爭力會凸顯出來,出口份額會不斷提升;但隨著經濟增長和勞動力成本的提高,相比其它國家的成本優勢會逐漸減弱,該國在全球出口、尤其是中低端制造業出口的份額會不斷被侵蝕,領先地位逐漸被成本更低的國家取代。在這一過程中,必須實現產業和貿易的升級,注重技術創新,將產業向“微笑曲線”的兩端發展,才能保持持久的競爭力。


(四)我國經濟發展環境發生重大變化

我國經濟已進入減速換擋的“新常態”,增長驅動因素也不再是傳統的“三駕馬車”,更多地依靠消費升級、科技創新去拉動。隨著供給側改革進入增效提質階段,我國經濟發展重心由高增速轉向高質量。中力知識科技認為:我國已進入由“制造大國”向“制造強國”轉型的歷史發展機遇期。


當前,隨著新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同步推進,超大規模內需潛力不斷釋放,為我國制造業發展提供了廣闊空間。各行業新的裝備需求、人民群眾新的消費需求、社會管理和公共服務新的民生需求、國防建設新的安全需求,都要求制造業在重大技術裝備創新、消費品質量和安全、公共服務設施設備供給和國防裝備保障等方面迅速提升水平和能力。


(五)建設制造強國任務艱巨而緊迫

經過幾十年的快速發展,我國制造業規模躍居世界第一位,建立起門類齊全、獨立完整的制造體系,成為支撐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基石和促進世界經濟發展的重要力量,我國已具備了建設工業強國的基礎和條件。


但我國仍處于工業化進程中,與先進國家相比還有較大差距。制造業大而不強,自主創新能力弱,關鍵核心技術與高端裝備對外依存度高,以企業為主體的制造業創新體系不完善;產品檔次不高,缺乏世界知名品牌;資源能源利用效率低,環境污染問題較為突出;產業結構不合理,高端裝備制造業和生產性服務業發展滯后;信息化水平不高,與工業化融合深度不夠;產業國際化程度不高,企業全球化經營能力不足。推進制造強國建設,必須著力解決以上問題。


中力知識科技認為:建設制造強國,必須緊緊抓住當前難得的戰略機遇,積極應對挑戰,加強統籌規劃,突出創新驅動,制定特殊政策,發揮制度優勢,動員全社會力量奮力拼搏,更多依靠中國裝備、依托中國品牌,實現中國制造向中國創造的轉變,中國速度向中國質量的轉變,中國產品向中國品牌的轉變,完成中國制造由大變強的戰略任務。


三、兩會代表對中國加快制造強國建設的建議


在當前中國工業經濟發展過程中,向制造強國轉變也已然成為實體經濟發展的必由之路。中國制造業從“世界工廠”到制造業大國,目前已處于向高質量提升轉變階段。但制造業要實現由大到強的崛起,這條路到底該怎么走?我們來看兩會代表及中力知識科技給出的建議。


(一)創新和產業升級是加快制造強國建設關鍵

改革開放四十年來,中國制造業的產能雄踞全球前列,其中100多種產品產量居全球首位,家電、制鞋、棉紡、化纖、服裝等產能占全球的50%以上,輕工、紡織出口占全球的30%以上,產業規模如此巨大,但卻難稱制造強國。世界工廠的地位并沒有帶來相對應的利潤,中國出口產品的附加值一直處于低位,在技術創新、質量控制、品種結構、產品品質、品牌培育等方面與發達國家的差距不容回避。


這幾天,在人大、政協的會議中,“自主創新”、“產業升級”成為代表委員們討論最多的“熱詞”。提到中國的制造業,雖說“世界工廠”的形容已廣為人知,但代表委員們普遍認為,缺乏核心技術是制約我國制造業的發展因素。全國政協委員、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副主任徐福順認為,“總是‘跟跑’‘學跑’是不夠的,不能成為一流的企業。要培育國際一流企業,就必須走創新之路。”


江蘇陽光集團是一家從事毛紡面料及服裝制造的企業。近年來,該企業引進‘互聯網+’,采用智能化、個性化、定制化的制造模式,為消費者訂制個性化服裝,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中占據了一席之地。全國人大代表、江蘇陽光集團董事長陳麗芬認為,制造業要實現高質量發展,只有在材料、技術、產品+服務的全方位發展,才能不斷催生和孕育新技術,不斷滿足人們對美好生活的需求,在此過程中,創新是關鍵。實踐證明,只要堅持創新,傳統制造業同樣能煥發出發展新活力。”


全國人大代表、上汽集團董事長陳虹認為,加快建設制造強國,必須堅持往高端走,堅持產業轉型升級,“以上汽為例,這幾年我們積極擁抱互聯網技術,推出了暢銷的互聯網汽車產品以及大規模的定制化,并實施了零部件的智能制造,積極向產業鏈和價值鏈的高端邁進。”據介紹,去年上汽集團新增整車銷量中,自主品牌的增量貢獻占比已超過50%,成為驅動增長新引擎。


除了傳統制造業企業,高新科技企業在制造強國建設中也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在全國人大代表、小米科技董事長雷軍看來,中國制造業升級可以把創新、質量、設計和“互聯網+”作為四個支撐點,而創新是首要,“我覺得發展制造業,首先還是要靠創新,主要是在核心技術上有所突破,搶占技術的制高點,并且獲得技術的話語權。創新是制造業發展最重要的手段。”


(二)中國制造業必須要有自己的核心技術

目前中國的制造業規模變大,成本相對較低,但技術水平、科技含量、附加值方面還有待提升,這是目前整個中國制造業和中國企業面臨的比較核心的問題。9號下午,全國人大代表、格力電器董事長董明珠在今年兩會第二場“代表通道”上更是談到,中國制造要成為制造強國,必須擁有自己的核心技術。“一些關鍵核心技術還沒掌握在自己手上。”


但核心技術怎么來?朝著本領域技術制高點積極進行研發創新,是必由之路。


其實,走技術創新之路已經成為業內共識。不少企業已經以技術創新為導向,在投資結構、研發方向等方面先行一步。此前記者會上,寧高寧談到,在中國企業界里,這幾年以來,大家去買礦山、油田、土地等資源去找政策支持的少了。“今天就是沒有創新、沒有技術就不要投資,不要擴大規模,不要再做重復性的建設了。”他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開始,中國制造業已經悄悄地在起步了。


(三)以“品質革命”引領中國制造“華麗轉身”

產品質量提升刻不容緩


與10年、20年前相比,如今的“中國制造”已讓世人刮目相看,而外界似乎也更期待“中國制造”的華麗轉身。全國人大代表、小米科技董事長兼CEO雷軍于8日下午建言稱,中國制造業未來要發展,只有把質量搞好,中國制造才能 去除山寨、低端的形象。


這個觀點也得到了全國人大代表、中國船舶重工集團公司第七二五研究所所長馬玉璞的肯定,我國通過多年發展,工業門類已經很齊全,但是我國的制造業還處于中低端。中國要想成為一個制造強國,必須提高我們產品的質量。“號召中國企業制造出像德國產品那樣真正叫響世界的產品”。


中力知識科技認為:改革是推進國家發展前進的動力源,品質是打造國際影響聲譽的生命線,“品質革命”則是助推“中國制造”提擋升級的加速劑。我國是名副其實的消費品制造、消費和出口大國,目前生產的消費品中,有100多種產品產量居全球首位,與此同時,也需要積極通過質量提升行動,加速邁向制造強國。


(五)與制造業相關的公共政策有待改進

總體來看,制造業的公共政策主要包括以下幾方面:一是人才政策,如教育和人才培養、人才激勵等;二是鼓勵技術創新的政策,如鼓勵利用先進技術、技術轉讓和科學研究等;三是建設創新網絡,如突破傳統界限,加強創新主體之間的合作,跨領域和跨地區的合作等;四是培育要素市場,促進各種驅動因素的平衡,如降低綜合成本,提高整體效率等;五是政府與市場的合理分工,加強政府與私營部門的合作;六是加強法治建設,如保護知識產權、完善標準體系和檢驗檢測、促進公平市場競爭等。


德勤公司對中國企業管理人員進行的一項制造業政策競爭力調查結果顯示,被調查的企業高管認為,提升制造業競爭力的政策按重要性排序為:支持科學、技術和創新的政策最具競爭優勢,接下來依次是技術轉讓和應用整合政策、可持續發展政策,以及基礎設施建設與規劃。有些政策和制度一定程度上影響了企業的競爭力,有待改進,依次是政府的干預、勞動政策、法律法規、企業稅費和高收入職工的個人所得稅等。由此可見,我國制造業公共政策的重點應放在進一步完善制度環境、降低企業綜合生產成本和社會交易成本、提高制造業公共政策的國際競爭力等方面。


(六)培育世界先進制造業集群

在今年的兩會上,作為浙江非公有制企業的委員代表,王建沂表示,將繼續聚焦高質量發展、聚焦實體經濟、聚焦轉型升級、聚焦現代化,并擬提交7份提案,其中之一即《發揮制度優勢、堅定道路自信,培育一批世界級先進制造業集群,打造一批世界級的行業領軍企業》。


培育世界級先進制造業集群,是我國產業邁向全球價值鏈中高端,在產業組織形態和區域布局方面推動高質量發展的必然要求。當下,在我國由“制造大國”向“制造強國”邁進的新征程中,已經形成了以“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等區域為核心的若干現代產業集群,但我國的現代產業集群發展還面臨著產業層次不高、技術水準不強、規模不大、產業組織形態碎片化、低小散等問題,對培育世界級先進制造業集群帶來了一定的挑戰。


通過調研和走訪,并結合所在企業富通集團正在浙江嘉興的產業探索和實踐,王建沂認為,從國家戰略的高度出發,立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制度優勢和道路優勢,集中全要素資源,以打造一批世界級行業領軍企業,以此培育一批世界級先進制造業集群。


此外,王建沂還指出,要實施創新驅動戰略,建設一批區域產業創新中心。以深入推動“中國制造2025”戰略為契機,以產業創新為目標,實施創新驅動戰略,導入大數據、物聯網、互聯網+、人工智能等新技術,通過培育世界級先進制造業集群帶動裝備制造業和傳統產業的改造升級,加快“制造強國”建設的步伐。


四、“制造強國”背景下中國制造業重點發展方向研究


在新工業革命時代,中國社會正進行著一項偉大的社會實踐,這就是實施《中國制造2025》,建設制造強國。在新時代,已是制造大國的中國,要實現發展的可持續性,必然要經歷由大到強的轉變。在新科技革命興起,人類步入智能制造時代的當下,建設制造強國,具有重大而深遠的意義。那么,未來制造業重點發展方向是什么呢?


中力知識科技認為:智能制造與工業互聯網是未來制造業的重要發展方向。


(一)智能制造


1、我國智能制造水平有望不斷提升

當前,全國各地紛紛出臺相應的國家政策,推動智能制造的發展。近年來,我國出臺了一系列旨在促進智能制造發展的文件和措施,為智能制造發展和制造業轉型升級創造了寬松良好的政策環境。目前,這一整套成型的政策體系正在持續釋放政策紅利,大量企業開始主動擁抱智能制造,我國制造業邁向高端化的趨勢也日益明顯。隨著后續各項針對性措施的不斷落地,我國智能制造水平有望不斷提升,制造業強國戰略和制造業轉型升級的大目標也將得以穩步推進。


其中,工信部發布的《智能制造發展規劃(2016-2020年)》提出,到2020年,研制60種以上智能制造關鍵技術裝備,達到國際同類產品水平,國內市場滿足率超過50%。《智能制造工程實施指南(2016-2020)》等產業扶持政策陸續頒布,推動產業加速發展。


與此同時,多地都在加快智能制造的發展,結合地方特色,打造智能產業集群。一些自主創新能力強、主業突出、產品市場前景好、對產業帶動作用大的智能制造大型骨干企業在各地崛起,不斷形成智能制造企業集群和產業集群。


2、人工智能融入制造業 形成新一代智能制造

人工智能是引領中國制造業發展的關鍵技術,是促進實體經濟發展的重點方向,是制造業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轉型發展的關鍵領域。


近年來,人工智能加速發展,實現了戰略性突破,先進制造技術和新一代人工智能技術深度融合,形成了新一代智能制造,也可以稱之為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制造。國家政府高度重視這一趨勢,2017年,國務院發布了《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全面推動人工智能與制造業的融合,解決中國制造業在推進智能化轉型過程中面臨的問題。在政策引導和技術發展的雙重推動下,人工智能正在逐漸融入中國制造業,驅動企業智能化造轉型升級。


新一代智能制造的主要特征表現在制造系統具備了學習能力,通過深度學習、增強學習等技術應用于制造領域,知識產生、獲取、運用和傳承效率發生革命性變化,顯著提高創新與服務能力。


從應用上講,人工智能技術正在被不斷地被應用到圖像識別、語音識別、智能機器人、智能駕駛/自動駕駛、故障診斷與預測性維護、質量監控等各個領域,覆蓋從研發創新、生產管理、質量控制、故障診斷等多個方面。從行業來講,人工智能應用不僅涵蓋了3C、紡織、冶金、汽車等多個傳統制造業產業,還涉及高端裝備制造、機器人、新能源等戰略新興產業。


中力知識科技認為:人工智能正在從多個方面支撐傳統制造向智能制造邁進,為中國制造業“由大變強”的發展注入新動能。


3、智能制造的一個應用:智能工廠

德勤咨詢認為:智能工廠是一個柔性系統,能夠自行優化整個網絡的表現,自行適應并實時或近實時學習新的環境條件,并自動運行整個生產流程。


一直以來,自動化在某種程度上始終是工廠的一部分,甚至高水平的自動化也非新生事物。然而,“自動化”一詞通常表示單一且獨立的任務或流程的執行。過去,機器自行“決策”的情況往往是以自動化為基礎的線性行為,如基于一套預定的規則打開閥門或開啟或關閉水泵。通過人工智能的應用,以及成熟度不斷深化的信息物理系統將實體機器與業務流程相結合,自動化日益覆蓋了通常由人類進行的復雜優化決策。智能工廠可實現工廠車間決策及洞察與供應鏈以及整個企業其他部分的融合。這將從根本上改變生產流程,大大增強與供應商和客戶之間的關系。


智能工廠并不僅僅是簡單的自動化。智能工廠是一個柔性系統,能夠自行優化整個網絡的表現,自行適應并實時或近實時學習新的環境條件,并自動運行整個生產流程。智能工廠能夠在工廠車間內自動運作,同時與具有類似生產系統的全球網絡甚至整個數字化供應網絡互聯。


智能工廠真正強大之處在于其根據企業不斷變化的需要發展和成長的能力,無論這些需要是客戶需求的轉變、進入新市場的擴張、新產品或服務的開發,還是預測性更強響應度更高的運行和維護方法、新流程或技術的引入,或是生產流程的準實時變化。由于具備更為強大的計算和分析能力,并擁有更為廣泛的智能互聯資產生態系統,智能工廠能使企業以過去相對困難甚至不可能的方式適應變化。


面對企業或生態系統范圍內的萬千變化,許多制造企業疲于應對,運營狀況面臨巨大的壓力。中力知識科技認為:智能工廠解決方案能夠提供多種方式,助其成功應對部分問題。實時調整并學習數據的能力使得智能工廠擁有更高的響應度,更具前瞻性和預測性,并助企業免受運營停工及其他生產難題的困擾。


某領先電子公司采用了一套全自動化的生產系統、三維掃描儀、物聯網技術以及一體化機器控制,作為其在生產空調的過程中實施智能工廠解決方案的舉措之一。這個自動化的益處包括客戶交付時間縮短,整體成本下降,以及產能提升25%,殘次品減少50%。


4、智能制造存在的問題及發展策略

中國制造業仍面臨錯綜復雜的局面。首先是制造企業數字化程度太低,而數字化又是智能化的基礎,再加上研發能力不強也是中國制造業整體大而不強的主要原因。其次,現在的人工智能技術只能算是弱人工智能,機器學習和深度學習等技術在制造企業的實際應用有待加強;第三,人工智能產業發展環境還不成熟,缺乏行業標準和安全保障制度。


中力知識科技認為:人工智能融入制造業的根本目的是提質增效、降低成本。但目前來看,中國制造業與人工智能融合有很長的路要走。制造企業需深刻理解,人工智能不是萬能靈藥,它僅僅是一種推動制造業發展的工具或方法,不論外界如何熱捧宣傳,如果無法與實際應用需求結合,必然缺乏發展的動力。在人工智能應用實踐過程中,制造企業不能生搬硬套、急于求成,必須腳踏實地地研發、突破,積累,調研自身實際應用需求,結合現有的軟、硬件基礎設施、人員技術條件以及資金規劃,分析人工智能技術怎么用以及如何用好的問題,只有這樣才能激發出人工智能的真正效能,最終實現智能制造。


(二)工業互聯網


建設工業互聯網,實現智能制造,被認為將是第四次工業革命的核心,同時也是歐美強國制造業目前努力的方向。


1、工業互聯網是“互聯網+先進制造業”的基石

國務院已于2017年11月發布《國務院關于深化“互聯網+先進制造業”發展工業互聯網的指導意見》。工業互聯網作為新一代信息技術與制造業深度融合的產物,日益成為新工業革命的關鍵支撐和深化“互聯網+先進制造業”的重要基石,對未來工業發展產生全方位、深層次、革命性影響。加快建設和發展工業互聯網,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發展先進制造業,支持傳統產業優化升級,具有重要意義。


2018年3月,工信部發布《國家制造強國建設領導小組關于設立工業互聯網專項工作組的通知》,在國家制造強國建設領導小組下設立工業互聯網專項工作組,工信部部長苗圩擔任組長。此前,為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推動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增強制造業核心競爭力,發改委推出《增強制造業核心競爭力三年行動計劃(2018-2020年)》,并提出,在重點領域組織實施關鍵技術產業化專項,增強產業核心競爭力,鞏固和提高在國際競爭中的優勢地位。


2、工業互聯網正成制造業轉型升級重點

3月7日,美的集團于上海宣布要以數字化和人工智能為驅動,打造美的版的工業互聯網,其終極目標是通過實現智能化生產、網絡化協同,實現真正的C2M的個性化定制,讓整個產業鏈閉環以客戶需求為中心高效運轉。據悉,目前美的版的工業互聯網解決方案已初步成型,而且不局限于裝備制造業,還將產品與解決方案移植到電子、流水線及離散制造等其他領域。


美的集團首席信息官兼IT總監張小懿表示,真正的工業互聯網,不僅僅是提供云端的連接,而且必須是打通制造業研、產、銷全價值鏈集成解決方案,才能真正做到基于用戶、客戶需求的C2M定制,“零”(指小批量甚至是單件訂單)庫存生產、交付,而美的的工業互聯網已經具備了這樣的基礎。


工業互聯網正成為制造業轉型升級的重點。除了美的之外,海得控制、東方國信、啟明信息等多家企業在布局工業互聯網領域。


在全國兩會上,不少政協委員和人大代表也在為工業互聯網發聲。全國政協委員、中國聯通研究院院長張云勇就表示,我國工業互聯網平臺發展仍處于起步階段,應該加快推進協同發展驅動創新。全國人大代表、騰訊公司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為今年兩會帶來了《關于加快發展工業互聯網促進實體經濟轉型升級的建議》等八份書面建議,并建言加快網絡改造升級,夯實工業互聯網的發展基礎。書面建議還提出,推動互聯網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打造數字生態共同體;積極開展國際交流合作,將我國推進工業互聯網、實體經濟數字化轉型的經驗上升為獨具特色的中國經驗、中國方案。


3、發展工業互聯網的必要性

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武漢郵電科學研究院副院長余少華帶來了關于新增“工業互聯網(先進制造一期)”國家科技重大專項的建議。他表示,工業互聯網是連接工廠全系統、全產業鏈、全價值鏈,支撐工業系統智能化發展的關鍵基礎設施,是機器、原材料、控制系統、信息系統、產品、人、各類數據等要素之間的網絡紐帶。


以它為基礎,通過對工業數據的全面深度感知,實現傳輸交換、快速處理、高速建模分析,實現生產優化和生產組織方式的變革,是新一代信息技術與制造業深度融合所形成的新業態和新模式,是互聯網從消費領域向制造領域、從網絡經濟向實體經濟延伸的核心載體。


一方面,工業互聯網是以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為主要特征的新工業革命的關鍵基礎設施,加快其發展有利于加速智能制造發展,更大范圍、更高效率、更加精準地優化生產和服務資源配置,促進傳統產業轉型升級,催生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為制造強國建設提供新動能。工業互聯網還具有較強的滲透性,可從制造業擴展成為各產業領域網絡化、智能化升級必不可少的基礎設施,實現產業上下游、跨領域的廣泛互聯互通,打破“信息孤島”,促進集成共享,并為保障和改善民生提供重要依托。另一方面,發展工業互聯網,有利于促進網絡基礎設施演進升級,推動網絡應用從虛擬到實體、從生活到生產的跨越,極大拓展網絡經濟空間,為推進網絡強國建設提供新機遇。


無論從生產力的又一次劃時代提升、國際競爭格局的重塑、我國制造業現狀,還是從企業市場競爭和自身效率提升、我國國民經濟角度來看,發展工業互聯網都非常必要而且緊迫。


4、我國工業互聯網產業生態正在加速形成

工業2.0、3.0、4.0(還有少量工業1.0)將在我國同時長期并存。近20年來,由于采取“跟隨策略”,中國大規模信息化順利推進,取得了巨大成就,與發達國家的差距正逐步縮小。與此同時,全球信息化在經歷了數字化和網絡化發展階段之后,工業互聯網與智能化正逐步成為向制造高端發展的重要特征。


我國工業企業,尤其是東中部企業有較強的轉型需求,對制造行業的網絡、平臺、安全三大工業互聯網功能體系已基本形成共識,很多企業在已有工廠信息化基礎上,實現了數據驅動的深度信息化和初步智能化。我國工業互聯網產業生態正在加速形成,目前聯盟已超過507家會員企業。


5、發展工業互聯網需解決的問題及建議

中國工業互聯網總體發展水平先比較發達國家存在差距,核心技術和高端產品對外依存度較高,關鍵平臺綜合能力不強,企業數字化網絡化水平有待提升,缺乏龍頭企業引領,與建設制造強國和網絡強國的需要仍有較大差距。


工業互聯網要推動實現生產方式的“大變身”,即從大規模生產向個性化定制轉型、生產型制造向服務型制造轉型、要素驅動向創新驅動轉型。發展工業互聯網三大體系(平臺、網絡、安全)可以從生產端、產品端以及平臺端切入,其中,要解決五個“如何”的問題:


如何將客戶需求快速轉變為方案和產品;

如何減少人工工序以提高品質管控;

如何通過生產過程的透明化縮短產品交付周期;

如何使信息流快捷有效;

如何有效降低成本。


余少華表示,與美國、日本和德國這樣的發達國家相比,我國工業互聯網的發展水平和現實基礎還存在著較大差距。主要表現為:


產業支撐能力不足、

核心技術和關鍵裝備綜合能力不足、

標準體系不完善、

企業數字化網絡化水平有待提升、

缺乏龍頭企業引領、

產業生態尚待建立、

人才支撐和安全保障能力不足等。


提出多項建議


余少華指出,工業互聯網正重塑傳統制造業,各行業向智能化生產、網絡化協同、個性化定制和服務化延伸方向轉型發展。其中工業互聯網的發展至少包括平臺體系、網絡體系和安全體系的建設,數據是核心、網絡是基礎、安全是保障。在現有各類網絡基礎上打造全新的工業互聯網(傳統工廠的神經系統),已成為決定工業智能化發展的關鍵。


五、“制造強國”背景下中國制造企業轉型升級戰略探討


新工業革命時代給政府、企業、研究機構、生產者、消費者提出了新挑戰,新的生產模式和商業模型漸次被替代,不斷出現的創新性技術和顛覆性技術給從業者和生產者提出更高要求,生產性基礎設施、制造標準和產業政策也將面臨重大調整。在這種機遇與挑戰并存,競爭與合作互演的時代,中國制造企業如何實施轉型升級戰略,如何抓住中國“制造大國”向“制造強國”轉型的歷史發展機遇?


(一)創新驅動是發展核心

1月8日,在美國拉斯維加斯的國際消費電子展上,一輛名為拜騰的新能源汽車吸引了眾多參展者的目光。這款車的獨特之處在于車內的中控和儀表盤,被一塊長達1.25米的50英寸全觸摸屏幕取代。這是全球量產車型里最大的車載屏幕,它不但支持觸摸控制、語音識別,而且功能豐富,可用于導航、播放音樂與視頻、接聽電話等。這塊屏幕的設計制作商,是中國企業京東方。


在京東方,平均每天有15件發明專利誕生,全球首發產品覆蓋率達39%;各種炫酷的產品足以讓每個看到它的人瞠目——全球尺寸最大的8k分辨率顯示屏;比普通A4紙更薄的柔性顯示屏;不同角度會顯示不同畫面的雙視屏幕……京東方的成功,只是中國制造由大變強的萬千縮影之一。


而驅動這一切變化極速發生的,是創新。


不論是發展高精尖領域,還是推動制造業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創新都將成為中國走向世界的“硬通貨”。


(二)把握中國制造融合趨勢

一是應注意與服務業融合的趨勢。服務業和制造業之間的邊界變得模糊,服務業開始制造業化,制造業也開始服務業化。制造業開始從以產品為中心向服務端延伸,制造和服務一體化,全面提升產品附加值。例如,汽車制造商開始從汽車制造延伸到汽車服務、汽車金融等領域。


二是要有互聯網思維。傳統制造業需要升級改造,應該具備互聯網思維。互聯網經濟的發展形成了一條以互聯網為紐帶的產業跨界和融合新模式。從產業外部看,互聯網與傳統制造業的跨界融合正在加速。一方面,傳統企業積極用互聯網思維武裝自己,用互聯網工具變革自己。另一方面,隨著大數據、云計算、移動互聯網的發展,互聯網與傳統經濟的融合正在加速。


三是重視技術融合。制造、電子、儀器儀表、材料和動力等領域都在產生重大創新,引領著工業領域內各行業的融合和革命。我國的工業制造可以劃分為機械、電子、儀器儀表、材料和動力等生產領域。目前,這五大領域都在發生技術革命。這五大領域的創新融合,足以推動整個傳統制造業的新一輪革命,制造業新舊模式的劃分已經明顯不合適。


(三)盡快完成智能化和數字化轉型

未來數字化、智能化將是這些領域制造模式轉變的發展方向,應盡快完成智能化和數字化轉型。

全國人大代表、三一集團公司董事長、全國工商聯副主席梁穩根表示,中國作為制造大國,應盡快建立自己的技術紅利,抓住機遇,更快更好地完成智能化和數字化轉型,成為制造強國。


梁穩根表示,中共十八大以來的5年,是中國工程機械行業技術進步最快的5年。三一集團最重要的任務之一就是完成智能化和數字化轉型。什么是智能化和數字化?梁穩根認為至少有三點要求:一是核心業務必須全部在線上;二是全部管理流程必須靠軟件;三是產品必須高度智能化,管理流程高度信息化,客戶、代理商、供應商和員工實現高度智慧互聯。梁穩根認為,三一集團如能成功實現智能化和數字化轉型,就會變強、“翻身”;如果不能完成轉型,就會失敗、“翻船”。


(四)建設制造強國,需要實現品牌戰略

品牌是現代社會市場競爭的產物,是產品技術、質量、信譽、價值的重要表征,一個制造強國必須擁有國際頂級制造品牌。要遴選和發掘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企業,全面進行國際頂級制造品牌的創意、策劃、設計、宣傳和保護,依據國際市場,推行精、專、美的制造理念,開展面向全球市場的品牌開發和海外市場認證,創立系列具有世界影響力的頂級制造品牌,構筑起多層級、多領域的世界知名制造品牌體系。


(五)企業走出去要“做主、做深、做透”

“中國企業走出去要‘做主、做深、做透’”,全國政協委員、中聯重科黨委書記、董事長詹純新委員結合中聯重科的實踐談了三點體會。引起與會代表的強烈共鳴。


“做主”,既要有包容力,又要有掌控力。他表示,海外并購是裝備制造業走出去的重要途徑。并購始于戰略需要,難在戰略把控。要防止出現實的股權交易、虛的整合協同。在跨國并購的過程中,一方面用包容的心態和姿態去求同存異,理解、接納不同文化的差異,但另一方面在戰略上把握住話語權,把收購的企業納入到了整體戰略管控體系當中。在中聯重科投資、收購的實踐中,無論是在意大利、德國還是在美國、巴西,都各有各的定位,全球一盤棋。


“做深”,既要深度認同,又要深度協同。詹純新說,企業在走出去和走進去的過程中,要獲得內外的深度認同,并實現中外深度協同。“做深”包含著企業需要遵循“本土化”原則,用負責的行為贏得收購企業和當地社會的認同。詹純新舉例說,德國m-tec公司是全球干混砂漿設備制造行業的第一品牌,2013年被中聯重科收購,5年的時間已經實現全面融入,全面協同。先進的施工設備和工藝在中國得到推廣,業績持續提升。其總經理有一半時間在中國,不僅管好了德國公司,也管好了中國分公司,還愛上了中國文化。


“做深”的另一方面,是遵循“包容、規則、責任、共創、共享”五點共識,形成技術、市場、產能等全方位的協同機制,結成緊密的利益共同體。中聯重科最為經典的收購案例當屬2008年收購意大利CIFA公司,遵循“五點共識”,中意團隊深度合作,推陳出新,2012年研發的101米碳纖維臂架泵車至今保持著吉尼斯世界紀錄。有效的融合與管理得到意大利政府、工商界、員工的認同和贊譽,時任意大利總統親自給詹純新頒發了萊昂納多國際獎。這一收購也作為教學案例被收錄進了哈佛商學院。


詹純新委員表示,在“做主”、“做深”的基礎上,還要“做透”,既要因企制宜,又要用到極致。企業走出去以后要因地制宜、因企制宜,把收購的企業納入走出去的整體布局當中。通過提升能力,挖掘潛力,把海外布點的作用發揮到極致。


六、“制造強國”背景下中國制造企業應加強股權激勵制度的實施


中力知識科技認為:股權激勵作為現代企業制度的一項重要制度,在當前經濟競爭環境中,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股權激勵,是企業為了激勵和留住核心人才而推行的一種長期激勵機制,是目前最常用的激勵員工的方法之一。股權激勵主要是通過附條件給予員工部分股東權益,使其具有主人翁意識,從而與企業形成利益共同體,促進企業與員工共同成長,從而幫助企業實現穩定發展的長期目標。


制造企業未來在轉型升級和向高質量發展的過程中,股權激勵將發揮巨大的作用。中力知識科技作為一家在股權激勵領域擁有豐富實戰經驗與諸多研究成果的公司,可為制造企業提供專項定制的股權激勵與系統實戰的解決方案,制造企業構建完善的現代化股權激勵制度。



文章分類: 研究報告
服務熱線:
400-623-8880
地址:深圳市南山區高新南九道中科納能大廈C座7層  ?2019 深圳中力知識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16106893號